雁默:“四大公投”全军覆没,以为稳赢的国民党被绿营点了死穴

2022-02-24 13:29

html模版雁默:“四大公投”全军覆没,以为稳赢的国民党被绿营点了死穴

(原标题:雁默:“四大公投”全军覆没,以为稳赢的国民党被绿营点了死穴)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】

蔡英文:“美猪公投”这关若没过,台湾经济将回到过去被锁在大陆的困境。

赖清德:若4项“公投”都通过,国际恐怕会误会台湾走回头路靠向大陆。

苏贞昌:国民党四个“公投”根本就是在乱台湾、抱大陆大腿,会害死台湾。

陈其迈:四个不同意,就是不同意大陆并吞台湾。

国台办批评民进党碰瓷大陆后……

陆委会:“公投”是民主社会表达意见的常态,中共政权没有干涉置喙的空间。

民进党中央:大陆在“公投”前夕释出相关言论,显然意图影响台湾投票离间台美关系,请民众要特别留意并提高警觉不要受到中共认知战的左右。

看以上说法,俨然像是“抗中公投”;事实上,这次台湾“公投”与大陆一点关系也没有,除了“公投绑大选”议题事涉普选制度,其余皆岛内民生议题。万事碰瓷大陆,那是“塔绿班”日常,但这次倒是很有意思。

“公投”结果,四项“公投”全军覆没,执政党大获全胜。若将时间拉回年初,这四个议题都是民意主流,也是国民党敢于据此掀起决战的主因。

结局令人意外又不是那么意外:意外的是,投票前所有民调皆错,各方预测也几近全错;不意外的是,国民党将一手好牌打到输,是近年蓝绿交手历史的铁律。

台湾“四大公投”开票结果:全未通过(资料图/台湾“联合新闻网”)

“普选”的形式民主

投票率4成,在全省性“普选”层次上,是自“公投”制度“解锁”后的最低点。2018年“公投”与地方选举同一天投票,民进党双双惨败,当时的“公投”投票率约55%,以致蔡英文“痛定思痛”,不惜以反民主的手段将“公投”与选举脱钩,而其效果十分显著,今年只剩蓝绿各自的铁粉愿意投票。

这次“公投”最不重要的部分,就是“公投”议题,利来国际信誉,但国民党却认为该投注所有资源于此??站在民意主流这边讲道理。民进党那些“公投”文宣攻势可见,绿营另辟蹊径,将所有资源投注于“政治化一切”??站在民意逆流这边煽情绪。

台湾的“普选”经验是,“讲道理”永远赢不了“煽情绪”,“公投”也属“普选”形式,所以这几年个人坚决反对“普选”,根据的是血泪经验,而非民主理论。

再者,与“大选”脱勾后的“公投”,中间选民的投票意愿低,又凸显了“普选”的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的仪式本质。

投票只是一种仪式性行为,就像大拜拜,跟着大家一起去参拜,不代表你信神,只能代表人们参与集体仪式的从俗习性。一旦将大拜拜从“一次性”拆解成两次,超过了过往从俗的成本,人们的参与意愿就会降低。

例如,如果你觉得过年很麻烦,但中国人嘛,年总是要过,反正一年就麻烦那么一次。如果将过年所有需要做的麻烦事,改成一年两次,多一倍的“麻烦成本”,那你的仪式意愿极可能就会降低,除非你爱热闹(实质意义)的性格胜于麻烦,是过年的铁粉,不怕一年过两次年。

换言之,就算将煽情绪的力度拉满,不怕麻烦两次的台湾选民,占比就是四成,这才是比较精准的“民主参与度”。而以未过半的民意来决定重大政策与统治者,这是全球走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和地区一致的特征。

这种民主,是姓“真”,还是姓“假”,答案还不够清楚吗?从实证的角度来看,“普选”民主大拜拜,无论走到哪种庙宇,拜的其实只有一种神:迷信。

轻浮的制度,加上轻浮的集体决定,自然只会得出轻浮的结果。

“抗中保台”的真实民意占比

某国民党“民意代表”在街头宣讲“公投”时,遭一老妇怒呛“不知道拒吃莱猪台湾会被大陆并吞吗”,80岁老妇光说还不够,直接掌掴该民代。

蔡英文在这次“公投”中,除了在议题上专注造谣,也打“抗中保台”牌,务求将台湾社会拉入“理盲”(注:盲视道理)的深渊套利,老妇之言行,可谓“塔绿班”“知行合一”的表现。然而,这打法反向也暴露了“抗中保台”的真实民意占比。

根据四个案子总和票数,“塔绿班”拿到些微胜出的一半票数51%左右,换言之,愿意不怕麻烦“抗中保台”的选民占比,不过就是全台合格选民的2成。当然也可说没投票的近3成中间选民,也多同意“抗中保台”,但那种同意是“有价”的,若稍微麻烦一点,多花一次时间成本投票,就会退缩,或无感以对。

须知,这次蔡英文拼“公投”所投入的资源及动员力度,已经超过2020年大选,可说是使尽吃奶的力气,全军出征,也才催出2成“抗中票”,对大陆而言,这甚至算是喜讯。

蔡英文(资料图/台媒)

我相信大陆官方现在看台湾选举,不会只看表面胜负,而会对数据进行深度分析,分析这次“公投”表明台湾的“抗中保台”民意里有多少水分。算法也不难,去年蔡英文得到817万票,今年得到约400万票,水分就是一半。

确实,此论据不能当作2022年与2024年“大选”的推论依据,但在统一的路途上,势必会遇到一些特定的时空环境,计较“水分”的作用,就是为了在那个时候作出正确决策。

在各种特定条件下,“抗中保台”的民意还能剩下多少?例如:美国放弃保台时、大陆逐步切断两岸经济联系时、民进党失去政权时,等等。

这次“公投”也属于“特定条件”,也就是与“大选”脱钩。

真要计较,民进党确实的铁粉数量还能再缩减,那些敢拿自己生命打高端疫苗向民进党表忠的选民,只有88万,占400万的22%。换言之,如果是武统,敢拿“扫把”反抗的,绝不会超过88万人。值得一提的是,民进党要员们都不打高端。蔡赖两人作秀施打的是不是高端,我都深度怀疑。

对执政党而言,打“抗中保台”牌的策略是正确的,结果就是证据;但换个角度看,连“公投”都得亮出王牌,亦呈现了民进党政权目前的高度不稳定性。

再从区域得票数来看,这次民进党靠的完全是中南部传统票仓逆转胜,尤其是台南与高雄;反观北部,即便是绿营执政的县市,也都对执政党投下了不信任票,表示在明年地方选举,除非绿营能成功离间国民党与柯文哲,以及国民党与侯友宜的关系,否则北部恐全数变天。

当然,有鉴于国民党的自毁性格与柯党的狭隘格局,也没有多少乐观的理由。不过对大陆而言,民意就摆在那里,正确的评估不能只看表面的胜负结果。

“战犯”:亲美、颟顸与自保

以下罗列让这次“公投”一败涂地的蓝营“战犯”。

头号“战犯”是朱立伦的惧战,以及侯友宜的避战,前者的问题在于“亲美”,后者的问题在于“颟顸”;其次是部分蓝营地方首长的自私自保;失败的背景则是蓝营的战略错误。

1.亲美

亲美,“反莱猪”就不敢喊太大声,苏贞昌张口就“美国会生气喔”,就是在点朱立伦死穴。而后,更是以“反美猪”扩大攻击面,镇压所有亲美的蓝营精英,让你疲于奔命地解释,解释还得婉转,因为必须顾及AIT(“美国在台协会”)颜面。

朱立伦是“美国顺民”众所皆知,这样的党魁要他“反莱猪”,肯定连吭声都自带罪恶感。因此民进党得以在此破口集中火力,不但在莱猪议题上,连其他“公投”议题都跟你扯上美国(与国际),再找几个美国咖时不时出来电你一下,蓝军就作鸟兽散,部分地方首长也就开始避战自保了。

“反莱猪”本是民众最支持的“公投”议题,让一个“美国顺民”指挥全局,王牌自然打成鬼牌,并拖累其他议题,因此,朱立伦是当然的头号“战犯”。

四大“公投”闯关失利,朱立伦:相当遗憾,不要找战犯(资料图/台媒)

2.颟顸

迟迟不愿就“公投”议题表态的新北市长侯友宜,在同志们露宿街头甚至绝食拼认同的过程里,因为核四议题(重启“第四核能发电厂”)而拒绝出战。拒战就罢了,还写了篇“千字文”,一句“人民都累了”干脆否定所有同志与盟友近一年来的努力,在“公投”倒数那几天,让蓝营基层炸锅。

绿营见缝插针,迅速在“中国时报”头版刊登“以夷制夷”的广告,炮制“蓝营最大诸侯也反蓝营”的文宣,此后战局便如当年“清兵入关”,摧枯拉朽,最终导致全军覆没。

这一幕,特别暴力血腥,儿童不宜。看一个将领的颟顸如何拖垮全军,“千字文”事件写下了国民党另一页难堪史。前花莲县长傅?萁称这次“公投”挫败是另一场“徐蚌会战”,痛批蓝营诸侯都是冷眼旁观的路人甲,被解读为对侯友宜的不满。

颟顸,这个现象不是侯友宜独有,蓝营精英(或中间派)多少都带着这种气质。蓝营精英很爱讲道理,讲习惯了,就不知如何对付不要脸的对手。“秀才遇到兵”是老问题,却始终没解决,于是蓝营在逐渐流失组织战力后,颟顸就成了致命伤??讲道理却不明事理。

想赢一场体面的胜利?项羽就因此输给唾弃书生的刘邦……至少刘邦打天下时是如此。侯友宜信了蓝营精英“理性的中间路线”那一套,可谓集颟顸之大成。

但说穿了,不过是考虑自己连任,不敢得罪反核的桩脚(注:指选举时替候选人拉票,掌握基本票源的地方人物)而已,因为新北市有3座核电厂,核废料问题民进党硬是不处理,而核四位址也在新北。

事实上,侯友宜大可凸显执政党不处理核废料的弊端,而非反核,因为这是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,特别考虑到侯友宜自己也曾说自己并不反核。然而,硬不表态又不闭嘴的“侯式口拙”,屡屡表错情,以致遭敌利用,以夷制夷。

这就是颟顸,误大局的颟顸。

侯友宜(资料图/台媒)

3.自保

国民党高层有一种坚定不移的侥幸心态,即以为民进党反正会做很烂,终将受到选民遗弃,届时国民党可“躺赢”,这便是一切怯战借口的心理来源。而国民党员的自保性格,华人皆知。

侥幸与自保,形成了一种事事算计的党性,基层要求团结,但高层各山头怕团结会亏本,出战风险高,一不小心就被牺牲,因此据地为王并坐地喊价,吝于为党付出。

除了侯友宜,还有台中市长卢秀燕、宜兰县长林姿妙、彰化县长王惠美、苗栗县长徐耀昌等等,均属自保类。他们有很多“地方选民意向”之类的借口避战,但蔡英文以行动打脸了这种说法,因为民进党不管地方民意为何,党籍首长与民代就是全数出征,还设定稽核“业绩”的机制,对党内紧迫盯人,任何细节都不放过。

所以傅?萁才会以“徐蚌会战”痛批党内那些只求自保的山头。国民党会彻底检讨吗?不会的,朱立伦说要“扛全责”,但他会继续干党主席;侯友宜说“愿承担”,但他仍将参选下届新北市长,一败涂地的惨状,没几天就船过水无痕了。

政客免不了要在意仕途与附属利益,可以理解,但缺乏大局观与团队精神,这就是国民党,每一次都输得有理有据,毫不冤枉。

战略错误

“一切无把握的战役和战斗应避免决战,赌国家命运的战略决战应根本避免”,这“论持久战”的只字片语,大陆朋友们都比我熟,不需多做解释。

若敌强我弱,战略是“拖到赢”,战术是“以空间换取时间”,“积小胜为大胜”。

“公投”,就是决战;罢免,则是游击战。我在台湾之所以常提罢免,少提“公投”,原因之一就在于“决战”并不适合当下的蓝军,毕竟现在“绿大于蓝”,资源极不对称,速战速决输面大,大规模决战风险高,就像当年的抗日战争。“积小胜为大胜”的游击战才是更稳当的打法,唯有如此,才能让形势逐渐逆转,而后在适当时机求决战。

蓝营精英因为颟顸,觉得“公投”比罢免有正当性,所以国民党选择了决战模式,打到一半就发现“蓝绿对决”于己不利,但头已洗了一半,只能洗到底。用呼口号的方式向选民解释“公投”不是“蓝绿对决”,当然无用,因为强势方所有的操作都在“优势对决”,谁听得到弱势方的理性呼吁?

“公投”结果在我心中并无波澜,因为投票前就看到了各种“战犯”与战略错误,不是我比较聪明,而是败象太明显。

至于这次所有民调全错,那是另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,有机会再聊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地址: 客服热线:(服务时间9:00-18:00) QQ: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